10%

思念情郎的歌

视频/方超

歌词大意:特别特别想你,但家里要做农活,我抽不出身。我走到山坡上,吹一曲牧乐,随风吹入你的耳朵,让你知道我在想你……

点击查看下一篇

武陵山深处的土家王城

文并摄/幸鹏

那日清晨,从永顺县城坐车出发,人人昏睡,直到司机师傅踩了一个刹车,懵懂中我们看到窗外一簇一簇的山峰,山顶上飘着雾气,美不胜收,于是纷纷下了车。“这里叫做万马朝宗”,本地人说。“今天不是去老司城吗?”有人睡眼惺忪的问。“对啊,老司城就在那边,朝宗吗,就是朝向老司城”,本地人指着那酷似群马雾中奔腾的山峰深处。老司城不远了。一条灵犀水,环绕着一座孤单的城邦。

走过一条不算长的小路,拨拉开糊在脸上的蛛网,扑打掉不畏死的蚊虫,爬上一个小小的观景平台上,对面山坡上阶梯状的城,映入眼帘,那石头堆砌的墙基错落有致,排水沟像血管一般脉络清晰,几百年时光已过,房屋无存,沧桑尚在,十几个带着斗笠的工人蹲在小路上工作,不知道在挖着什么,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罗马的城邦又怎样,大希律王的宫殿又怎样,我心里默默的想,眼前的景色丝毫不逊色我走过的那些欧洲石头城,真的。 信步前行,灵犀河边不少小船停靠,这里有漂流项目。今天没什么游客,船夫聚在一旁抽着烟。渡口往前面走不远,有一座桥,走过去便是老城遗址。那些基石,据说都是用棉花和糯米浆水砌成的,坚固似铁。低头看脚下的道路,居然是鹅卵石铺设,那应该是精心建设的“官道”,几何形的花纹清晰可见,那些带着斗笠的工人,原来在拔草。路的旁边就是排水渠,纵横城内,完好如初。道路的尽头不知谁在城墙上放了一蔟百合花,着实添了一抹艳丽。此时此地此景,不由得任自己展开想象,想象这土家先人到底经过怎样的艰辛才建成了“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的庞大城堡?到底有怎样的实力财力才能建立彭氏八百年统治的“万世基业”,从而一举成为中国湘西北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

站在城上,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这里有“灵溪十景”。虽然城邦壮观,开始我以为这“十景”和各地的六景八景十景一样,又是一处后人编排的“文人戏”,便于畅叙情怀,思古念今和旅游宣传。回来看雷家森先生的《老司城与湘西土司文化研究》里写到,老司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