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中华观察 2017-07-11 14:18:38

【中华网文化频道综合】可可西里和鼓浪屿,一个是西北的“净土”,一个是东南的“明珠”。7月8日,在第41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随着大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的落槌,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获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至此,中国已拥有52处世界遗产,与意大利并列世界第一。此前一天,青海省可可西里也获准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而在中国世界遗产地数量成世界第一之后,所要面对的是如何保护世界遗产的挑战。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保护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世界遗产不同于一般的风景名胜,或者文物古迹,不等于门票更贵的旅游景点。世界遗产凝聚了人类重要的发展,或是大自然的关键变迁,如《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所言,“这类罕见且无法替代的财产,对全世界人民都很重要”。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所以,别以为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遗产点就能高枕无忧了。事实上,申遗成功后,就得接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监督,按世界标准来保护,每年都要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一份详细的监测报告,如地质与环境监测、气象环境监测、监控摄像监测等。每三到五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会派专家实地调查,若专家认为没有保护好,遗产点处于危险之中,会黄牌警告并整改,如整改不到位则会摘牌,摘牌后永远不能再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在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中心副主任蔡松荣展示了24小时监测预警系统:不仅遗产单体,其周边的自然气象、游客环境等都进行实时监测。

近年鼓浪屿游客井喷式增长。蔡松荣说,自7月1日起上岛游客控制在每天5万人以下,“天天会巡查,月月有报告”,定期研究有关数据,让鼓浪屿重现“海上花园”面貌。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申遗不是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文化遗产,这一理念已经深深根植于厦门人民心中。”厦门鼓浪屿管委会主任郑一琳表示,未来将坚持严格保护、坚持依法管理、坚持永续发展、坚持成果共享。比如,继续推进“全岛博物馆计划”,腾出更多公共资源向居民,特别是向广大青少年开放;将让广大市民和中外游客共享鼓浪屿保护发展成果,进一步激发更多民众共同参与文化遗产保护。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示,中国政府将严格遵守《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及其《操作指南》的规定和世界遗产委员会决议要求,做好鼓浪屿后续保护管理及展示利用工作,合理控制登岛游客数量、改善遗产本体保护状况、提升监测管理工作能力和水平,将更加美好的鼓浪屿展现给公众。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与鼓浪屿尽力控制登岛游客数量不同,可可西里是中国最难进入核心区的世界遗产,政府已经严格限制进入自然保护区的行为。国家旅游局旅游规划专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兴斌表示,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非常稀有和珍贵,因为面积广阔,除了观光者带来的影响,偷猎者也在十分残酷地破坏可可西里的生物资源,“申遗”成功将有利于对可可西里保护力度的进一步提升,同时也将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世界遗产并非“只进不出”,根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如果遗产所在地政府不能保证在一定期限内采取必要措施有效保护该遗产的价值,使遗产地受到严重威胁和破坏,最终失去作为世界遗产的价值,该遗产项目将可能被除名。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长杜越表示,中国通过52个“世遗”,把最丰富的基因库和最具悠久文化的代表作推向世界,目前举世公认中国的“世遗”保护已进入新阶段。未来中国应该更积极地参与全球遗产治理,唤起包括高校学者在内的各方力量,加大原汁原味保护力度和高水平展示力度,进一步推动国际合作。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保护遗产应有历史担当

设立世界遗产的初衷,是为了让人类更加了解自己的世界,更加珍惜自己的文明,更加热爱自己的生活。世界遗产管理方负有主要的义务让游客们了解世界遗产的意义和价值,而不仅仅作为一个更炫酷的到此一游的目的地。

世界遗产不只是一地一国的遗产,更属于全人类。所以,保护世界遗产要有大格局,不能求一时一地的商业利益,求的是子孙后代还能受益于这份宝贵的遗产,求的是自然和历史的馈赠不要在我们手中消失。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中国申遗的心态经过了一个变化过程。最早长城、故宫等申遗,是希望得到国际社会认可;随后丽江、张家界等地申遗成功后的旅游开发,则更看重背后的商业价值、品牌效应,一些地方甚至将世界遗产当成“摇钱树”,引发了对过度开发的批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将“突出的普遍价值”作为评选世界遗产的主要依据,如何保护这种超越国家界限的普遍价值,使之有益于全人类的当下和未来,或将是我们更应思考的问题。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作为文明古国,成为世界第一大“世界遗产国”,自然令人欣慰。无疑,经济收益是世界遗产留给我们的馈赠之一,也是世界遗产保护工作能得到可持续发展的市场机制。但不容忽视的是,世界遗产项目最重要的价值,是承载了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面对大自然和先祖们留给我们的馈赠,到底该怎样保护与利用,值得我们用心去体验、去反思、去感悟。

(此文章为中华网自媒体入驻账号发布内容,不代表中华网观点,如有问题请联系jubao@bj.china.com)

从文化的视角观察中国社会民生百态。
从文化的视角观察中国社会民生百态。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