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守艺中华|佛教|红木|城市|韩流|信息|简读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中华观察 2017-09-25 11:24:45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中华网文化频道综合】在北京的东北角,有个用20世纪50年代建成的工厂名字来命名的艺术区,它的名字叫“798艺术区”。

现在在北京提到798,几乎所有人都会跟“文青”、“艺术”之类联系起来。不过十几年前,这里不过是片被人遗忘的破旧厂区……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798的前身

798艺术区的“前世”,是新中国“一五”期间建设的“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718联合厂。1951年,第一次全国工业大会中提出“要建自己的元器件厂”,并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但当年苏联却并没有援建这个项目,人们只好寻求东德帮助,最终,双方把厂址选在了北京东郊的大山子地区。

从1952年厂区筹建,1954年土建,1957年开工生产,718厂的建设速度之快在建国初期罕见。加上同期的774厂、738厂,改变了酒仙桥地区的面貌,也开启了中国电子工业史的大发展。到了2000年12月,原700厂、706厂、707厂、718厂、797厂、798厂等六家单位进行了资产整合重组,这里废弃并被出租。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十多年前,一位中央美院的老师要制作一组巨型雕塑,但学校空间不够,有人推荐了北京东郊的大山子,那里有个“废弃的工厂”非常适合。当老师赶到这里时,却被眼前废弃工业建筑群自身的特殊美感震惊了,但他不知道,这些建筑的“秘密”远超他的想象。

2002年,一位做艺术网站的美国人租下了这里120平方米的回民食堂,改造成前店后公司的模样。随后,他的朋友和客户们也开始租下这里的厂房,“798”的艺术家群体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如今的798已经引起了国内外媒体与大众的广泛关注,并成为北京都市文化的“新地标”之一。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变味的798?

798的成功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他地方很难复制。首先,798老旧厂房的闲置,为艺术家的进驻提供了先决条件;其次,当代艺术在85新潮以后发展到了相对成熟的程度,798好比进入了后工业时代;再次,奥运会的大背景,北京要树立一个更为开放自由的形象,有朝阳区政府的积极支持,否则艺术家可能就聚集到别处去了,798也只能是昙花一现。另外,经济的持续增长等因素都促进了798艺术区的快速形成。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然而,798画廊的春天并没有延续太久。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这种带有“疯狂色彩”的市场暴涨戛然而止。过去的海外藏家不再购买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甚至在大量抛售,比如萨奇、尤伦斯、希克等。其实,798画廊只是整体陷入困境的中国画廊业的缩影,当代艺术市场的急剧萎缩,引发了一股倒闭大潮,一些“浑水摸鱼”的画廊知难而退,但坚守的画廊也大都苦苦支撑。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在一定程度上,798正在“明洞化”。“明洞”原是韩国首尔一条著名画廊街所在的区域,最终为时尚店、咖啡馆和小商品商铺淹没,并成为首尔商铺租赁最贵的地区之一。理论上,普遍达到5元以上的房租已不适合作为画廊业态的商业模式。在2009年艺术市场下滑后,798艺术区内实际上15万元以上的作品都很难卖。更要命的是,随着艺术区的旅游景点化,798的参观人群在中低端化,造成一个奇怪现象,即虽然798艺术区每天门庭若市,但看展览的不买艺术品,高端的艺术品购买者又嫌798中低端化不愿来。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过热的艺术市场,在让艺术家们迅速致富并短暂受用了一把致富后致幻般的快感之后,便以长期的泡沫和低迷狠狠地“报复”了他们。于是,我们看到2007年以后,拍卖行情的“过山车效应”。而更多的情况,则是庄家们为力避出现暴跌的血腥场面而使出种种“做局”的招数,可到头来,仍难避免大面积流拍的结局。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更悲催的是,本土艺术家身价居高不下的状况,反而妨碍了他们的竞争力,制约了其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如在一些国际拍卖活动中,中国艺术家的标的远远高出海外艺术家,甚至动辄高出一位数。可无论是艺术家其人的国际知名度,还是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其实都远不及价格大大低于他们的外国艺术家。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如此状况,使那些原本就高度依赖国内市场的青年艺术家们,越发形成路径依赖,最终只好乖乖就范于国内商业机制的捆绑,其作品充其量也只能成为内地土豪客厅里的装饰,从此休作“国际化”之梦。

在永远由权力与资本联袂叫庄的局子里,艺术家只能充当无关宏旨的可怜筹码,被礼送出局只是时间的问题。说具体点,那些尚未出局的幸运者也许只是尚未进入城市建设规划的辐射半径而已,一旦资本到位,必被圈入。到那时,艺术家将不得不再次腾空产业工人们为他腾空过一次的仓库。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很长时间以来,关于798的现状,商业化是对798的批评中最强烈的声音,艺术区和商业到底是一对怎样的关系?

从沦为“旅游景点”的798谈起,看艺术区的热潮与“困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798让人们看到了艺术的价值和它的溢出效应,附近的商业和地产等都因798的存在得到很大的价值提升。“虽说商业化倾向确实加剧了一些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所面临的困境,但是不能就此将商业与艺术对立起来。”朱其也认为,商业不是艺术的“敌人”,艺术和商业是可以结合的。虽然现在798俨然走向了商业化的道路,但周末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来到798感受艺术的氛围,那些带着对艺术渴望与求知的小学生在逛完798后的满足感,不正是对798如何平衡艺术与商业所做的最好的解答吗?

(此文章为中华网自媒体入驻账号发布内容,不代表中华网观点,如有问题请联系jubao@bj.china.com)

从文化的视角观察中国社会民生百态。
从文化的视角观察中国社会民生百态。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