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守艺中华|书画|红木|城市|韩流|信息|简读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守艺·漳州 2016-08-02 16:39:39

自古,以木偶代人形,饰万物,演人所不能,道口舌之不能。木偶头似是傀儡,面生万相,在似与不似间,千秋百代,帝王将相,寻常百姓,无不能,无所不能。

木偶戏,源于汉,兴于唐。三国时已有偶人可进行杂技表演,隋代则开始用偶人表演故事。表演时,演员在幕后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木偶戏虽因地域不同而种类繁多,大都却逃不出这般程式。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木偶头雕刻艺人徐竹初的作品 摄/周佳霓 蓝宝兰

闽南地区位置偏僻,巫蛊之术与地方戏曲繁盛,这也就使得木偶戏在当地衍生出大大小小不同的戏种,福州串头戏,泉州嘉礼戏,漳州布袋戏,晋江提线木偶,花样翻新,大同中有各有所长。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对于木偶表演,外国人也是兴趣盎然 摄/杨红军

与木偶戏表演密不可分的木偶头的制作也被看做是木偶戏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生二的关系。早些年的木偶戏班子里有专门的匠人为不同戏目雕刻木偶头,这些道具的日常保养也就成了他们的活计。斗转星移间,木偶戏渐渐没落了,被一波波的时尚娱乐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戏班主为了节俭开支,便不得已削去了木偶头工匠的位子,这在小的戏班里最为常见。

以前以雕刻木偶头为生的工匠没了戏班的铁饭碗,自谋生路也是不得以,除了承揽一些戏班订制木偶头的活计外,从事与雕刻相关的其他行当也就见怪不怪了。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徐竹初和他的百变"老伙计"--木偶头 摄/周佳霓 蓝宝兰

"守艺中华·风物之旅"这次的漳州之行就瞅准了当地木偶戏的繁盛以及木偶头雕刻师傅们的精湛技艺,这不,在看完漳州布袋戏后,队员们还钻进了当地鼎鼎有名的木偶头雕刻老师傅徐竹初的雕刻作坊,看看一段段木偶疙瘩是如何化作神奇的木偶头的。

木偶头雕刻的"三重境界":木偶戏有起源于殉葬与巫术驱邪之说,因而用于木偶头的造型也就有些千奇百怪了些,因不同功用突出五官中的某些部位也算是常见之事了。据当地的老师傅们讲,木偶头的造型也是经过的了一代代的变化,才有了今天的样子。最初的时候,雕刻工匠们先雕头形,再画脸谱,以区别人物,造型主要靠画脸,这个阶段被称作"三雕七画"阶段。到了"雕绘结合"阶段,造型、雕刻、绘画并重,讲求创造性和技法性,出现了专业偶头艺人和作坊。

上述的两个阶段还是在明清以前,到了民国后,也就进入了"可塑性与随意性"阶段,雕刻师傅们根据曲目内容的需要和观众的喜好,设计、制作出来的木偶夸张了很多,不再单单追求形似,而是融入了更多的艺术构想。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在漳州府埕老街的艺术馆里,徐竹初的生活平静而丰富 摄/周佳霓 蓝宝兰

六代传人归园田居:与以前在当地的木偶戏团工作,为剧团雕刻木偶不同,而今退休在家的徐竹初倒是更加自如地在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里一刀一刀地雕刻起了"时光"。2014年,徐竹初木偶艺术馆在漳州府埕老街成立,艺术馆落座于一栋两层高的老式骑楼,附近一带正是徐家祖上开立木偶头作坊的地方,也是明末清初木偶、泥人、玩具的集中产销地。回到了这里,徐竹初倒是觉得多少有些"归园田居"的意味了。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尚未上色的木偶头 摄/付鑫科

追根溯源,徐家祖上在清朝初年就已在漳州开设佛像木偶作坊了,到了他这里已是第六代。世更人去,徐家作坊的店号也从最初的"成成是"变为"自成",再到后来的"天然",不变的确实木偶雕刻这门不断丰富起来的传统手艺。虽然退休在家,徐竹初可没闲下来,每天清晨6点,徐竹初工作间的灯就亮了起来,手里的刻刀一下下落在木头上,也泛出头顶的灯光。毕竟岁月不饶人,而今78岁的徐师傅一天只能工作两三个小时。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由粗木到木偶头一道道工序繁复而细致 摄/周佳霓 蓝宝兰

雕刻的是木偶更是众生相,从小耳濡目染,十岁的徐竹初就拿起了当时还有些沉甸甸的雕刻工具,开始跟着父辈一刀刀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雕刻木偶头不比其他的事情,整天对着一个个木头疙瘩难免会心生厌倦。徐竹初倒是能静得下心来,一招一式地跟着学,时间久了,也能在刀锤与木头间丈量出属于自己的一段小乐趣。

手艺学到手了,剩下的就是自我的修为了。这就是常言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了。徐竹初倒也没有辜负自己木头头雕刻世家子弟的名分,他从生活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中寻找灵感。据说,年幼的徐竹初还曾常常跑到赌场前摆摊,一边卖东西,一边观察身份修养各异的行人,默默地将他们的神情举止描画到心中的素材本上。当初为了雕刻出满意的“白阔”,徐竹初整天坐在大街上和老人聊天,还一路尾随一位长着白胡子的老人家。这也是学艺学到痴了。

“借鉴但不能生搬硬套,既要形似,更需神似,落刀雕刻一个木偶头之前,要仔细研究这个人物(或动物)的身份、习惯、喜恶和个性”,徐竹初跟着父亲出入大大小小的庙宇修补佛像,庙里的雕塑、壁画也成了他揣摩学习的对象,也渐渐有了自己的一份心得感悟。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漳州府埕老街

在漳州府埕老街,生活似乎比别处慢了半拍。听到有车轮声在街边阵阵响起,睡在屋里的人也便知道是一日之初了。摘下屋前的木板,生起早饭的炊火,没有太多的生意要忙活,自顾自地日子倒也来得便当。徐竹初走老街上,也应该没有什么回头率吧,只是双手指掌间多了些老茧,添了几道划痕,不过谁又会去在意这些呢,又何必在意。于他,这是一种生活;于它,这是延宕了多年的日常。

文/杨红军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小木偶头 大众生相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漳州之行将带领大家前往月港、东山、长泰等传统村落,寻访剪瓷雕、芗剧、手作木偶等漳州传统手工艺。
"守艺中华 风物之旅"漳州之行将带领大家前往月港、东山、长泰等传统村落,寻访剪瓷雕、芗剧、手作木偶等漳州传统手工艺。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