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守艺中华|书画|紫砂|城市|韩流|信息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到底是我们锻炼身体,还是身体在被锻炼?

安莫然 2016-08-08 10:45:21

这不是很奇怪吗?

人类踏出第一步以来,无人曾自问我们为何步行、

如何步行、是否会永远步行、是否能走得更好、

又在步行中达成了什么这些与哲学、心理学、政治体系相关的问题。

——巴尔扎克《步伐理论》

现今,各大商场中出售运动装的品牌迅猛增长,就连不专注于运动装的品牌也开始向顾客出售健身服,尤其是中国女性的健身服市场广开。2015年,阿迪达斯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销售额增加了20%;2015年初,只有不到四十家门店的安德玛(Under Armour)计划到年末在中国再开设100家门店;露露柠檬(Lululemon)的亚洲区总经理Ken Lee表示,中国市场为他们提供了难以设想的机遇。

人类跑向哪?

尤其是近来,健身服的使用领域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健身房了,就算上班也可穿着白底的黑色运动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潮流。既然微信运动可以监测我们每天走的步数,为了在朋友圈遥遥领先,这种舒服的运动鞋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还有一点不能忽视,很多运动达人为了练出肌肉还会摄入蛋白粉。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拒绝行动的现代人开始动、跑、走?我们应该为现代人抛弃“笨拙”而窃喜吗?或者说,那些看似是工厂的健身房指出了一个等待着人类的危机?我们是否清楚:这个世界的外部空间已经快速消失,人们的人体在腐朽,人们已经不是在锻炼身体,而是身体在被锻炼。

在工业化之前,人们根本没有必要去健身房运动,因为体力劳动并不受限,行走和锻炼曾有社会和文化的意义。

传统世界中,沉思和运动是一体的。禅宗大师为了提高自己的冥想造诣会练习功夫;穆斯林的礼拜也具备运动功能;从古印度兴起的瑜伽也是将身体和精神锻炼融为一体。在传统世界中,身体、世界和幻想间有着深厚又久远的关系。

工业化为身体创造出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机器。机器代替人开始运转时,人们也机器化了,运动器械也是在这期间出现的。

跑步机是何时发明、又是为何发明的?

在健身器械当中最奇怪的非跑步机莫属了,我工作单位有个封闭又狭小的健身房,每每在那里跑步,我都会从窗户向下张望。天气好时从这里可以远眺复兴门的电视塔,偶尔我还会感觉自己似乎从窗户跳了下去,我用余光观察身边跑步机上的人们,整齐的一排却显得非常奇怪。我问自己:我们是在步行,还是在模仿步行?我们就像是被惩罚的犯人,不断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而且没有任何改变。

历史上的第一步跑步机是1818年发明出来,用于安抚囚犯的情绪。

人类跑向哪?

一位名为哈迪的作家,曾说过跑步机在美国监狱中的效果,他写到:“构成跑步机的恐怖,并经常压毁顽强精神的,是跑步机单调的稳定性。”

重复性的工作,从西西弗斯至今都是惩罚性的。每当快到山顶时,石头就滚下去,西西弗斯必须重新推石头上山,而永远如此受折磨。熟知健身房规律性动作的人对这个画面多么似曾相识。

Wanderlust:旅行的激情

近来我对一本书总是爱不释手,中文版书名是《浪游之歌:走路的历史》,原作者是才华横溢的丽贝卡•索尔尼,作家在此书中将我们人类最重要的特点——行走全方面地进行了研究。书的其中一个章节,提到了日常生活和身体的关系脱节,丽贝卡•索尔尼提出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我们用举重机汲水,不为水而为我们的身体,身体理论上被机器科技解放’变化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当肌肉与世界间的关系消失,当水被一个机器处理而肌肉被另一个机器处理,我们是否失落了什么?”

作者认为,健身房中最怪异的装置就是跑步机,因为模拟步行暗示步行空间已消失。亦即,举重机模拟劳动,但跑步机模拟步行发生的表面。

作者也注意到了跑步机的力学特点,跑步机上有两马力的引擎,也就是说:“曾经,人可借马车进入世界;如今他可借插上两马力的插头来行走。”

新型的跑步机也具备很多先进的特点,比如,最使我感兴趣的是订做的行程;使用者能创造在不同地域上行走的经验,只是这里的地域是在约六英尺长平台上的旋转皮带。

人类跑向哪?

在一座满是健身房的城市中已经不需要美丽的公园和清新的空气了,城市人早就失去了从周围的美景中获得愉悦的情感。我们在一座无处可去的城市中,行走在一步未移的装置上,人的一成不变是欺骗自己最强烈的象征之一,难道不是吗?

当然我还是不要破坏大家锻炼身体的激情,今天你们走了多少步?到一万步了吗?加油!

安莫然,自媒体撰稿人,1984年出生于土耳其第二大城市安卡拉,2008年毕业于安卡拉大学传媒学院。毕业后曾任职于节目制作公司和电视台,2011年至今生活在北京,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正在创作一本与中国城市有关的书籍。
安莫然,自媒体撰稿人,1984年出生于土耳其第二大城市安卡拉,2008年毕业于安卡拉大学传媒学院。毕业后曾任职于节目制作公司和电视台,2011年至今生活在北京,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正在创作一本与中国城市有关的书籍。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