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守艺中华|书画|红木|城市|韩流|信息|简读|俄罗斯世界杯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鲍勃•迪伦是土耳其人?

安莫然 2016-10-19 10:05:26

几天前和朋友聊天时谈到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我说他有土耳其人的血统,他爷爷在奥斯曼帝国时担任过大臣,我朋友很震惊,表示怎么可能啊!

而在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以后,我又让这个朋友震惊了,我说鲍勃·迪伦也有土耳其人血统?

从土耳其的东北部到美国明尼苏达州

聆听难民的故事让我很有感触,他们的故事超越了国界,打开了一扇凌驾于语言和文化之上的世界大门。鲍勃·迪伦也有这样一个故事,可能这也是促成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因之一。“为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带来了全新的诗意表达方式”,而这正源于过去,可能这种诗意表达方式的源泉,就是柯尔克孜族人民的英雄史诗《玛纳斯》。

Bob Dylan and the Band touring in Chicago, 1974

Bob Dylan and the Band touring in Chicago, 1974

Knockin’on Heaven’s Door,Blowin’in the Wind,Like a Rolling Stone这些神奇的佳作是鲍勃·迪伦的代表作,鲍勃·迪伦的家族故事与土耳其渊源很深:从土耳其的东北部到以“美国北方之星”著称的明尼苏达州,这几千公里的距离是一部迁徙史。

鲍勃·迪伦,在2004年出版的自传《Chronicles》中讲述了他的家史,祖母的家族姓kızlık,是柯尔克孜族,(这个姓氏是否证明就是柯尔克孜族我不确定),来自土耳其的卡尔斯省的Kağızman县,后移居到俄罗斯的敖德萨州,随着对犹太人的屠杀,他们于1902年来到了美国。鲍勃·迪伦的原名是Robert AllenZimmerman,于1941年生于美国的明尼苏达州,在犹太环境下成长的鲍勃·迪伦,从未忘记过自己家族的根来自土耳其,他写到在他年轻的时候,经常哼唱美国歌手Ritchie Valens的"In a Turkish Town"。

世界的交汇点:土耳其

土耳其拥有举世无双的地理位置,位于世界交汇处的土耳其在历史上受到了数以百计的语言、人民、文化融合的影响。对于某些人民来说土耳其是永恒的故乡,而还有些人把土耳其当成了短暂的一站。最近几年,从叙利亚战争爆发开始至今,涌入土耳其的成百万的难民早就开始把这里看作是他们的故乡了。

人类在不同的地点不约而同地迈出了文明的第一步,其中就包括土耳其所在的地理位置,农业开始的地方;文字出现的地方;第一批城市和国家建立的地方;畜牧业发明的地方。苏美尔、赫梯、希腊、罗马、塞尔柱、奥斯曼,这些古老的文明出现又消失在这片土壤中,这片土地一直都是迁徙路线。而写下这段话的我也出生在土耳其,我的祖先从遥远的蒙古高原脚下迁徙到了安纳托利亚。

美国历史学家Carter Findley,将历史上土耳其人遥远的旅途比成了一辆公交车,这个比喻很形象地讲出了土耳其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土耳其人就像是一辆从东往西开的公交车,旅途很长,公交车经常停下休息,在每个休息站都有箱子、篮子、袋子被抬上抬下。多数旅客并不知道公交线路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多数人都是短途出行。中途车坏了,在路上更换了零件。公交车到达土耳其时,车上没有一个人能记着哪位旅客或者是哪件物品全程乘坐了同一辆公交车,亦或者有没有这样一位乘客也很难说,车都换了。尽管如此,这辆车的名字还是“环亚洲土耳其人公交车”。

Bob Dylan

Bob Dylan

是的,鲍勃·迪伦的家庭也是,在历史上的某个时期登上了这辆公交车,到站就下车了,这辆车有两个方向,一个是通向土耳其,另一个是从土耳其出发开向遥远的世界。

土耳其的迁徙史也可以分成两类:来到土耳其的和走出土耳其的。要数出来到土耳其的人是艰难的,因为生活在土耳其的每个人都是外来的,从这点上说土耳其和中国有个基本差异,比如说,1860年间来到中国的法国建筑工程师EugeneSimon将它他见闻写到了名为《La CiteChinoise》的书中,他这样描述他遇到的一个农民对他说的话:“我们知道800年间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些我们的祖先都告诉我们了,从田野间流出的泉水就是他们的作品,他们种的树,他们的坟墓,家里人讲给我们听的祖先的故事……800年来这里一直是我们的家。”

哪里仅仅是800年,中国人民将他们五千年来生活的土地视为家,中文中“家”这个字和“国家”这个词间的联系密切,但是土耳其的情况不一样,在土耳其,没有任何一个人,即使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望族后代也无法说800年来这里都是他们的家。在土耳其大家都能知道自己爷爷的坟墓在哪里,但是知道爷爷父亲坟墓在哪里的人寥寥无几。

在土耳其的每个人,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下意识的,都知道自己不会永远呆在这里,这也是土耳其的动人之处。土耳其是个随时都可以重生,很容易接受不同的国家。土耳其是世界的休息室,人们在这里等待自己,或者一个新的旅途。

鲍勃·迪伦在其代表作中这样问到:“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up /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人们出发的地方可能不同,科尔斯、敖德萨、明尼苏达……但是人们抬起头看到的天空是一样的,人类都生活在同一个苍穹之下,在所有的界限和迁徙路程之上,都是一个天空。

安莫然,自媒体撰稿人,1984年出生于土耳其第二大城市安卡拉,2008年毕业于安卡拉大学传媒学院。毕业后曾任职于节目制作公司和电视台,2011年至今生活在北京,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正在创作一本与中国城市有关的书籍。
安莫然,自媒体撰稿人,1984年出生于土耳其第二大城市安卡拉,2008年毕业于安卡拉大学传媒学院。毕业后曾任职于节目制作公司和电视台,2011年至今生活在北京,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正在创作一本与中国城市有关的书籍。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